首页 > 群英荟萃 > 前辈大师 > 正文

牛桂英

时间:2019-11-05 11:36:35 来源:

| 字体: 放大 正常 缩小
\


    牛桂英,1925-6----2013-6,著名晋剧表演艺术家、国家一级演员。8岁投身梨园,先学须生,后主工小旦和青衣,14岁初登舞台便崭露头角。1951年加入太原市新新晋剧团,并于1959年加入中国共产党。60多年的舞台生涯,她出演大小剧目多达130部,代表剧目有《打金枝》《大堂见皇姑》《投县》《百花点将》等,创造了晋剧"牛派"艺术,为晋剧艺术留下了一笔非常宝贵的文化遗产。牛桂英历任中国戏剧家协会理事,剧协山西分会副主席,太原市新新晋剧团副团长,省晋剧院副院长、名誉院长,山西省戏曲学校校长等职,还曾任第四、五、六、七届全国人大代表。
 
    牛桂英,1925年农历6月出生在山西省榆次市张庆乡小张义村的一户农家。因家境贫寒,他父亲无奈将六岁的牛桂英卖到一户人家做童养媳,但是婆家对她特别严苛。父亲得知后将她接回了家,恰巧居住的院子里有戏班,耳濡目染,牛桂英开始了自己的戏曲生涯。八岁拜师于梁柱,初学须生,14岁拜二牛旦(李庭柱)门下改学小旦和青衣,出演了《游花园》《教子》的娃娃生等。随后,结识了当时名震三晋的老艺人毛毛旦(王云山)。牛桂英在毛毛旦身上学到真假嗓并用、婉转多变、韵味悠长的演唱方法,这为牛桂英后来的演技注入了激情的一面。
    张家口是晋剧的第二故乡,牛桂英来到张家口后不断排演新戏,塑造出如《八义图》中的卜凤,《三世修》中的金姐等形象。在这段张家口的日子里,牛桂英也与水上漂(王玉山),筱桂花、程玉英、孟珍卿等名伶搭班演出,相互学习切磋,她与晋剧须生大王丁果仙合演《芦花》《坐楼杀惜》等戏。另外还受教于京剧四小名旦之一李世芳的父亲李子健。受李子健的影响,在长达五六年的交往中,牛桂英的表演越发稳重大方,规范典雅,细腻恰当。牛桂英的这段经历让她进入了体味戏曲艺术的境界,也成为她以后艺术成长道路上的重要阶段。
    建国初期,百业待兴,百花齐放,文艺界十分活跃。牛桂英受须生大王丁果仙、郭凤英等人的邀请回到山西,从此开始了丁、牛、郭、冀相得益彰、珠联璧合的艺术合作。
    1952年底,文化部在北京举办了第一届全国戏曲观摩演出大会,牛桂英作为山西省晋剧团的代表参与此次大会,参加汇演剧目有《打金枝》、《蝴蝶杯》、《赠剑》、《捉放曹》等。牛桂英与丁果仙、郭凤英、冀美莲等人受到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接见。
1955年牛桂英、丁果仙、郭凤英、冀萍等其他晋剧演员参加了长春电影制片厂拍摄的第一部晋剧戏曲电影《打金枝》,使晋剧风靡全国。
    牛桂英由于受到党的关心和爱护,思想上认识到戏剧工作的意义,产生了荣誉感和责任感,认真演戏、勤奋工作。先后被选为全国政协委员、山西省戏剧界妇女代表等,期间还曾参加赴朝鲜慰问志愿军演出,山西文化代表团赴福建海防前线慰问演出等。并于1959年正式加入中国共产党,成为一名光荣的党员。
    牛桂英的从艺之路,受到了多位名家的指点,有她的师傅李庭柱,良师益友李子健,青衣名家程玉英、水上漂王玉山、须生大王丁果仙等。除此之外,还受到筱派创始人“筱吉仙”张宝魁,以及京剧名旦程砚秋先生、梅兰芳先生、尚小云先生的教导与提携。这些著名表演艺术家的指教,使牛桂英见识开阔,戏路宽广。当时演出的有《大堂*见皇姑》《二堂献杯》《百花点将》《走山》等剧目,后来都成为了她的代表作。
 
     1960年,山西省委、省政府高瞻远瞩,决定在省内选拔调入一批优秀青年演员到山西省晋剧院组建青年晋剧团。青年团有现在被誉为“晋剧皇后”的王爱爱和中国戏剧梅花奖获得者田桂兰等几十名学员。当时领导决定牛桂英的重点辅导对象是王爱爱,牛桂英为王爱爱先后排出了《打金枝》、《算粮》《梵王宫》等剧目,使牛派艺术得以传承和发展。
    1979年牛桂英担任山西省戏曲学校校长。在校期间,她结合地方戏曲实际,调整规范学生的道白唱腔等,以教艺先教人、育才重育德为指导思想,为芦变嫦排演了《打金枝》《东宫扫雪》,为栗桂莲排演了《三击掌》等剧目,着实为晋剧事业传承发展做出巨大贡献。四年后,牛桂英又回到山西省晋剧院任名誉院长。
牛桂英除了在省戏校传授艺术外,还招收田翠兰、孟红梅、梁美萍、刘美英、芦变嫦、陈改莲等一大批优秀演员为弟子,言传身教,可谓桃李满天下。
 
     由于晋剧源于“山陕梆子”,但念白多年统一用蒲白,而东路来的多用京腔,舞台上出现了江阳,言前、尖团 、平仄不分,念白吐字混乱而不规范的状况,由于牛桂英常年辗转于京津地区和口外一带,在道白吐字上采用普通话的声母、韵母,运用太原话的声腔,形成了“京字晋韵”的念白。
晋剧原来的早期声腔应用了晋中秧歌和地方小戏的言律,“哪咦呀哈咳 ”这种虚词衬词,使晋剧不只在歌唱中混淆主词的辨识,夹杂在唱词中的这些虚词衬词,损伤了唱词的诗韵美,牛桂英看出这个问题后去掉了原来的“ 哪咦呀哈咳 ”,她在唱词字尾韵母不变口型不变的情况下,加以收音,而且在拖腔中按照剧中人的情绪,增加了“滑音”、“颤音”等多种不同的装饰音,使晋剧中的青衣唱腔显得柔软婉转,行云流水,更富有弹性,让晋剧声腔得到了一大净化与创作。
 
    牛桂英的唱腔柔软婉转、声情并茂。经她精心设计的装饰性句尾拖腔,以韵行进,唱来字正腔圆,自然熨贴,委婉缠绵,深为广大观众所痴爱。皎洁夜空,片片浮云环绕冰轮,时而遮掩,时而掠影,那时隐时现的朦胧月色,给人们以无限回味与遐思。这种为广大观众所推崇与迷恋的“云遮月”似的演唱魅力,就是对牛派唱腔特质的形象描绘。

网站声明 网站地图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山西省晋剧院   晋ICP备12006778号